永乐国际app >国际 >Kwong Wah >

Kwong Wah

2019-09-26 03:08:08 来源:工人日报

  

女被告安必佳被控谋杀印尼女佣,被押往法庭时试图以物品遮盖其真面目。

“大山脚女佣睡狗窝被虐死案”周三开审,报案者傅政瀚表示,被告女儿告诉他,死者即女佣因偷窃金饰,所以被赶出门外,还指死者曾在厨房里大便,她们买有化学成分的清洁剂来清理厨房,结果死者不小心倒在自己身上才受伤。

被控于去年2月在百利镇住家,虐待致死女佣阿德莉娜的60岁女被告安必佳。她在被押出法庭时,其女儿今日也有前来,因不满记者在庭外拍摄其母亲,递给母亲一份报纸以遮盖脸部,还骂记者乱给错误资料,更现场拿起手机反拍记者。

原告傅政瀚(30岁)出庭供证指出,事发前一天接到一名《光明日报》女记者陈丽凌指有一名女佣被虐待的消息,当时他身为大山脚区国会议员沈志强的助理,与该名女记者前往事发地点,发现该女佣就躺在屋外,脸部有点肿胀,而且身形瘦小,左脚包着塑料袋,双手手背皆有伤势。

被告拒绝外人介入事件

他在主控官的引证下,尝试联络屋主在屋外喊,直到该名屋主即女被告走出来,情绪显得非常激动,也强烈表示拒绝他们介入此事。

- Advertisement -

他表示,由于被告似乎听不懂他们讲国语,不断以淡米尔文回复他们。“我们致电要求一名印裔同事古玛前来帮忙翻译,约半小时后古玛到场,经翻译后,被告说是死者有偷金饰行为,我们有问被告为何不带死者去医院治疗,她就说这不管我们的事情,拒绝我们插手帮忙死者。”

他说,在不断要求帮忙死者下,被告提供她女儿的联络号码,在联络上对方后,对方说死者的伤势是死者自己所造成的,随后要求他们等她下午6点放工回来时再谈,“当时大概下午4时,看他们愿意与我们谈论,所以我们先离开,到隔壁家即被告邻居家等待。”

不幸死亡的女佣阿德莉娜。(档案照)

女佣旁有一只罗威纳犬躺着

他指出,当时死者还有一只罗威纳犬躺在旁边,不过不懂狗只有没有被绑起来。随后大约下午五点,被告女儿突然提早回家,当时她身旁还有一名男子陪伴,因此就去问被告女儿,对方表示死者伤势是死者自己本身造成,并指死者曾在厨房里大便,她们买有化学成分的清洁剂来清理厨房,结果死者不小心倒在自己身上才受伤。

“我们要求被告女儿将死者送去医院治疗,但她却表示她一名医生朋友已看过死者,认为不需要接受治疗。我们一直站在篱笆外无法进入了解死者情况,但我们仍然坚持要送去医院,她们把死者带入屋内,说让死者先换了衣服才愿意带去医院。”

“后来被告女儿突然驾车离开现场,我们看到这赶紧联络上被告女儿,对方却表示她自己先带去医院了。无论我们怎样问,她都不肯透露到底带去哪里治疗。因此我回复她若不肯告诉我们行踪,就会去报警处理,最终她仍不愿告诉我们,所以我只好去报警,这是为了确保死者的人身安全。”

被告律师指报案书没详细资料

被告代表律师安克南巴仁询问证人,在其报案书提到被告虐待死者,可是却没详细资料,以及证据形容被告如何虐待女佣,随后证人在主控官要求解释下,回应他是根据女记者告知他,这是一宗虐待案件,因此据此告诉警方与作出投报。

律师也表示,被告事发当天情绪激动是因为看到她不认识的人前来,而且也不敢开门,对此说法傅政瀚表示不确定。而且律师也询问他本身是在事发前一天才收到女记者的消息,为何今日供证却指是事发当天10日,而质疑证人的证词有对也有错,傅政瀚表示不认同该说法。

他随后回复主控官卡玛丽扎副检察司,表示因为从9日至10日与有关女记者谈话内容长,是警方建议他放10日在报案书里的时间。

律师再问虽然被告看来很激动,但对方却给她女儿电话,因此还是愿意合作的心态,对此证人表示不同意。

“我有尝试与死者谈话但对方没给予任何回应与反应,不过被告阻止我们,有说了一句,“Jangan masuk campur!”(不要插手)。在报案后,被告女儿有致电联络我,我直接交给警察听,是警察叫她们带死者过来,过后被告女儿与一名男子有带来死者,死者需要他人搀扶,不过仍可以走动进入警局,随后死者也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。”

案件引起印尼关注

这起去年大山脚发生轰动全国的“女佣被虐睡狗窝案”,由于女被告涉及谋杀死罪指控而不获保外候审。

早前这起案件受到印尼方面极度关注,当时印尼驻马副大使安德诺及印尼驻槟总领事伊万沙也到场聆讯,现场也有印尼媒体前来采访。60岁女被告及其女儿被带上法庭面控时,母亲被控刑事法典第302条文的谋杀罪,唯一刑罚是死刑、其女儿32岁的被告惹雅娃丁则在1959/1963年移民局法令第55b(1)条文(聘用非法移民)被提控,至于儿子则获释,转为警方的污点证人。

- Advertisement -

新闻背景

原任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服务队在去年2月10日接获百利镇居民投报,指住家附近一名26岁印尼女佣阿德莉娜疑遭雇主虐待及睡狗窝。警方在接获服务队投报后指示雇主儿女将女佣带往警局助查,并在当晚扣捕一对印裔兄妹,母亲在事发后潜逃。

女佣于11日下午在大山脚医院逝世,验尸报告指死者死因为多重器官衰竭,不排除是延迟就医所致。女佣逝世后,警方将原先援引刑事法典第324条文(持武器伤人),改以第302条文(谋杀)调查此案。60岁女被告12日在槟岛落网。

(责任编辑:崔掇秆)
  • 热图推荐
  • 今日热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