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乐国际app >国际 >Kwong Wah >

Kwong Wah

2019-09-19 05:13:16 来源:工人日报

  

林春鸣为欠60万令吉手术医药费而愁,昨日通过本报「好人好事」求救。
林春鸣为欠60万令吉手术医药费而愁,昨日通过本报「好人好事」求救。

(吉辇23日讯)马劳辛酸无人知!

为了生活赚取外汇,在90年代开始,就有不少的国人,包括北霹雳角头、瓜拉古楼、巴里文打等地的居民,“跳飞机”到外国工作。

他们带着家人的思念和牵挂近至邻国新加坡,远到日本、澳洲、英国、美国等地,一些“拼”了几年后回来,把积蓄用来当作创业的本钱,一些却因上班车祸,工作意外而客死异乡。

一名曾在狮城工作的人士表示,在他乡工作不能生重病,大病一场很可能什么储蓄都用完。

狮城入院欠逾60万医药费 林春鸣向“好人好事”求救

- Advertisement -

一名到新加坡工作了21年的角头青年林春鸣(42岁),因心脏动脉血管爆裂紧急施手术捡回生命后,现为欠下至少约60万令吉手术医药费而愁,于昨日通过本报“好人好事”求救,除了他这个案,相信其他在外国辛苦工作的马劳辛酸史也不少。

林春鸣的父母亲林其异及纪淑瑚。
林春鸣的父母亲林其异及纪淑瑚。

双亲:他很少诉苦

林春鸣的父亲林其异(73岁)及母亲纪淑瑚(70岁)受访时表示,春鸣今年换工到一家物流公司任职运输操控员前,都是从事劳力工作。

他们说,当春鸣刚到新加坡工作时,他们都很牵挂而常和春鸣通电话,后来在其堂弟、邻居及妹妹也都到狮城工作,大家能互相照应后,他们才放心。

“由于春鸣学识不高,工作待遇相信也不很想理,所以有赚多便会给多家用,自己储蓄相信也不多,而且性格坚强的他,回家时也很少诉工作的苦。”

他们说,春鸣这次出事,幸好及时入院,院方在没“向钱看”的情况下,紧急替春鸣开刀动手术,捡回了春鸣的一条命,真是非常感恩。

洪文财:1天工作10小时  只有压力没有娱乐

38岁的洪文财曾于20年前到新加坡当“马劳”,生活除了工作,还是工作,没有娱乐可言,而到日本当建筑工友的哥哥更不幸在工地意外中丧生。

由于早期家境贫穷,为了生活,文财在18岁中学毕业后,便到新加坡当玻璃装修工友。

他说,那时他的工资一天才40元新币,为了省钱他在柔佛新山租房子,每天骑摩托车来回,上下班的时间就花上好几个小时,非常的累。

“当了5年的工人后,后来的4年自己承包工作来做,每天早上8时工作至凌晨2、3时,1天工作10多个小时,一年内也鲜少休息,除非有要事。”

他说,这样的承包商工作也非常有压力,所以他在新加坡除了工作,还是工作,没有娱乐,因此他打拼9年存了一笔钱后,2006年便回国创业。目前,在巴里文打经营体育用品。

(左)经营体育用品的洪文财也曾到狮城当马劳。(右)在狮城当马劳,林春鸣只能在公司庆祝生日。
(左)经营体育用品的洪文财也曾到狮城当马劳。(右)在狮城当马劳,林春鸣只能在公司庆祝生日。

兄赴日工作客死异乡

其哥哥洪德财在1992年(17岁时),跟一班朋友到日本当建筑工友。不幸在11年后即2003年,因工地意外造成当年28岁的哥哥客死异乡,而他当时是与姑丈一起到日本替哥哥办理后事。

邱宇豪从新加坡回国创业开设理发店。
邱宇豪从新加坡回国创业开设理发店。

邱宇豪:持工作准证  难获好福利和待遇

“如果没有一技之长,是很难找到一份高薪资的工,而且,劳力工作者不能生重病,大病一场很可能什么储蓄都用完。”

曾到新加坡工作的美发师邱宇豪(30岁)表示,只要有一技之长或有某方面的专业,到新加坡工作还算不错,但如果是得靠劳力工作,那一定很辛苦,工资不高、工作也吃力。

- Advertisement -

他说,靠劳力工作者更不能生重病,如果大病一场什么储蓄都用完,因为只是持工作准证者的劳工,一般上都难获雇主给良好的福利和待遇。

他19岁时就到新加坡一家工厂工作了2年,发觉如自己没有一技之长,是难找到一份有高薪资的工。

于是,他回国学了1年理发手艺后,再到回新加坡当美发师,做了3、4年后因想创业,加上当时马币与新元兑换率不高,他便回来巴里文打开设理发店。

(责任编辑:相蜍丢)
  • 热图推荐
  • 今日热点